端午趣事之二
作者:杨延斌    
2020-7-20 10:09:33
 

  一九七七年六月十五日,我初到芜湖,那年的端午节是六月二十一日,我在芜湖第一次吃到粽子。

  我幼年父母双亡,俗话说长兄为父。工作在北大荒的我,从那年开始,享受二十一天探亲假。大哥长我二十八岁,他是解放军打过长江时留在芜湖的老干部。大哥文革时受到严重迫害后体弱多病,平反后主管园林工作,后在芜湖市抗震办主任任上离休,已于二零一三年九月逝世。

  当年的北大荒,过端午节的方式与江南不同,那里没有江米和粽叶,人们没有吃粽子的习惯,端午的过法是,男人一大早到草甸子采艾蒿,女人在家里煮一大盆鸡蛋。

  刚到芜湖时,感到啥都新鲜,生活方式也和北大荒截然不同。当时大哥家住在石头路十六号,近临长江南岸二百米。那里一早一晚,唧唧嚷嚷好不热闹,从石头路到江边码头,到处是来自江北的农民菜摊。我被江南水乡的生活气息所吸引,便一趟趟围着市井看。

  端午节前一天,大嫂就泡上了一盆糯米。端午节一大早,我陪着大哥去买菜。但见满大街是粽子糍粑年糕和各种粘食,还有活蹦乱跳的鱼虾龟蟹,些许我叫不上名字的新鲜蔬菜。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农贸市场的繁荣,我开始对芜湖留恋不已。

  大哥看出所有芜湖的糯米粘食,都是我的最爱,便各样买一点儿让我尝鲜儿。在一个小摊前,我正和大哥争着付钱时,一不小心,把裤兜里的钱掏掉在地下,正要弯腰捡起时,一个小伙子先我一步抢在手里。小伙子见我是外地人,便凶神恶煞地“哪个证明钱是你的?”旁边看在眼里的人多为摊主,显然不想多嘴。看热闹的人越围越多,人们多偏向本地人,大多对我指指点点骂骂咧咧,弄得我难堪至极。我担心体弱的大哥气犯了心脏病,便附在他身边耳语几句。大哥一听豁然一笑,即刻把赶来维持市场秩序的几个人叫到身边,如此这般一说。

  我们争执双方都被叫到他们身边。一个人大声喊道:“你们不要吵了,现在我来断案!”他手指小伙子,“你凭什么说钱是你的?”那家伙一咬牙一瞪眼,恶狠狠地说:“你是哪个?管你屁事?钱就是我的嘛!”

  “你也说钱是你的,能证明吗?”那人因为心里有底,对我说话比较软些。

  我有了安全感,便理直气壮对管理者说:“我的钱有记号,你们看看就知道了!”

  年轻人不情愿地把钱递给管理者后,趁人不备,挤出人群,撒腿就跑。

  那时的钱,最大面值十元。我那一沓钱共十张,整好一百元。关键是我装钱有个习惯,不但把钱叠得齐齐整整,还要把正面头像都朝上。这正是能证明钱是我的标记。凡是有棱有角的东西,要边角齐整,这是一辈子的好习惯。

  

 
 
 

黑龙江省JBO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JBO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