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建平:孝亲敬老那些事儿
作者:海 清    
2012-10-19 14:48:58
 

  【作者手记】老人与孩子,是生命链环中的两头儿。轻了哪一个,人生都会失重。关注生命的两头儿,给老人足够的关爱与孝道,生活才会有暖色,家庭才会有笑声。时值重阳节,笔者走进JBO化肥厂社区,采撷到一则“王建平33年如一日孝亲敬老”的人间佳话。

  

丈夫:找个好媳妇  幸福三代人

(图为王建平与丈夫徐德庭)

  “找个好媳妇,幸福三代人”。中午刚一下班,妻子王建平就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了。建平让徐德庭先吃,自己则一勺勺地喂着患有帕金森综合症的81岁没牙的公爹。面对这再惯常不过的日常生活场景,徐德庭一边往嘴里扒着饭,一边由衷地向笔者发出这样的感慨。

  其实,作为一个贤淑的女人,王建平自28岁嫁到徐家,深感幸福的又何止是三代人呢?

  徐德庭现任北大荒股份JBO化肥分公司电气车间道南班班长。别看他业务精通,说起电来头头是道,干起活来有板有眼,可他不会做家务,家中服侍老人、照料孩子的重担全由妻子扛着。说起妻子,小她两岁的徐德庭一个劲儿憨厚地笑着,眼里蕴满的是深深的爱与浓浓的感激。

  “我俩1979年结的婚,当初建平父母不大同意这门婚事,说我家就我这一个独苗,家里却有3个老人——公公、婆婆,还有婆婆的婆婆,也就是奶奶婆,而且婆婆和奶奶婆都没工作,以后这担子轻不了。如果嫁,一不要后悔,二要善待老人。建平觉得我人好,忠厚老实,婚后老人相继抱病日子过得紧巴,她不仅把我俩的工资与我父亲的放进同一抽屉里,还把一个房檐下的3个老人一起服侍着。认识她的人,没有不夸她的。这还得感谢我岳父岳母,培养了这么个好闺女。”

 

奶奶婆:这个孙媳妇百里挑一

(图为王建平在公共厨房做饭)

  王建平的奶奶婆高寿,享年87岁。老太太是山东人,面对媳妇和媳妇的媳妇,在家经常说一不二,那是绝对的权威。全家谁也不敢招惹她,都拿她当宝儿似的,要星星绝不敢摘月亮。

  用王建平的话说,30多年前,钱多难挣、卧铺票多难买呀。可奶奶婆每逢春暖花开都嚷嚷着让建平的公公陪着回山东老家。要不就生气,认为儿孙嫌弃她、不孝顺,甚至伤心落泪。一见这架式,王建平赶紧到处托人订卧铺,并买上一大包吃的、喝的、用的,喜得奶奶婆逢人就夸这个孙媳妇孝顺,百里挑一。

  后来,奶奶婆年岁大了,中风瘫在床上,生活不能自理。同样裹着小脚的建平的婆婆一天做3顿饭脚后跟就累得不敢着地,家里洗洗涮涮的活自然都被建平包了。她手脚麻利,下了班就脚不粘地地围着老人,梳头洗脚按摩、换洗衣裤补褥……尽管老人不能说话,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,可她用手比划着,表示要落叶归根,一定要和故去的老伴并骨。建平含着泪给奶奶婆买了最后一次卧铺票,并由丈夫徐德庭和公公一起将奶奶婆背着送回山东。20多天后,奶奶婆含笑离去,走完了87年的人生路,圆了奶奶婆的最后一桩心愿。

 

婆婆:建平呀 你看你多没福气

(图为王建平自家种的有机蔬菜)

  奶奶婆去世后,婆婆顺理成章地成了家里的宝。婆婆跟奶奶婆一样,都是山东人,都裹着小脚。只是婆婆没有奶奶婆长寿,只活到79岁。

  奶奶婆在的时候,婆婆心脏就不好,天天靠药顶着。而且血压高,最高时达到240,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,吓得一家人啥活儿都不敢让她干。徐德庭更是孝子,担心母亲没人陪护有啥闪失,就与时任JBO化肥厂厂容队副队长的妻子王建平商量让她提前退休,全职在家照顾老人。

  原本在单位干得风声水起的王建平,不是没有纠结。可为了这个家,她最终还是一狠心办了内退手续。那是2002年,内退后建平的工资一下子由700多锐减至400多一点,几乎打了对折。镇里四季饭店的老板知道她勤快,主动聘她去店里帮厨。建平婉言谢绝了“照顾婆婆是我最重要的工作,万一哪天她摔了碰了,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  自打进了徐家,建平跟婆婆处得像娘俩似的。婆婆可逗了,建平针线活儿好,饭菜做得香,可她偏不夸建平手巧、能干,反说她命不好“你对我这么好,我本想帮你揉揉馒头。可我手长泡了,没法帮你。你看看你,多没福气。”建平也不恼,边做饭边笑着回婆婆“嫁给你儿子,是我最大的福气”。

  说来也怪,婆婆去世那年特反常,看啥都不对,还骂人。从不挑食的婆婆见建平端上来的是面条,让她重做,非得吃面片。建平炒白菜,不是东北人的婆婆却非得要吃酸菜。2009年的一个下午,闹腾了大半年的婆婆像往常一样午睡,睡了就没醒来。拉到医院一检查,脑干出血,昏迷了5天,临了,没遭一点儿罪。

 

公公:这么孝顺的儿媳妇不多

(图为王建平给公公喂饭)

  建平的公公81岁了,患有帕金森综合症,手哆嗦得拿不住筷子,一日三餐得靠建平一勺勺地喂。

  公公喜欢看书,只是偶尔把书拿倒了也照看不误。原来,公公毕竟年龄大了,明白一阵、糊涂一阵。所谓的看书,不过是有点营生干。电视剧很少能看懂,总问建平“那些人在里面进进出出的干啥呢?”但电视一定要摆在他的屋里,否则他会不高兴的。

  公公满口没一颗牙,米饭要蒸得软一些,菜要多炒一会儿,并比常人多一道工序,用刀再细细地剁碎喽。建平说,人老了就是孩子。公公最快乐的一件事,就是每天能喝到2瓶有笑脸的“爽歪歪”。

  建平说,公公这两个月缓过来了,春天那阵他病了3个多月,糊涂,有时候连儿子都不认识了。大小便经常拉尿到裤子里,人面条似的瘫软,晚上睡觉指不定啥时候就从床上掉地下了。在大家都以为他五月节的饺子吃不上、装老衣服都做好了的情况下,王建平依旧亲闺女似地悉心照料着。爱能创造奇迹,公公竟一天天好转,现在能走能坐了,脸上也有红晕了。

  午饭过后,趁老人明白,我们问他“儿媳妇好不好呀?”老人张了张没牙的嘴,十分清晰地吐出这样一句话“这样孝顺的儿媳妇,不多了”。

 

建平:嫁给人家却不侍候人家老人  在理吗

(图为王建平一家人共进午餐)

  时光是把刻刀,在花甲之年的王建平脸上刻下岁月的痕迹。转眼间,昔日那个风风火火、泼辣干练的小媳妇已步入老年人行列。同样需要人关爱的她,用孝亲敬老绘就了一道人生的道德底线。

  王建平结婚33年,像燕子垒窝一样,用心地编呀编呀,编织了这么个家。可家里除了一台冰柜,还有一台儿子1岁多买的早已罢工的单桶洗衣机,再也找不到更值钱的电器。前几年好不容易买个楼,却没烧过一壶水、没做过一顿饭,公公、婆婆离不开她。这不,去年她与丈夫随平房搬迁的公公入住一居室、厨房共用的倒班楼里。用她的话说,这里有60多户临时住户,天天跟宾馆似的,可热闹了。

  “我从1999年起,就没离开过JBO。上个月陪徐德庭去佳木斯检查颈椎,哪都没去,看完病匆匆返回来了,公公托我妹妹照看着,不放心哪。平时,我最开心的就是骑28自行车去河边种地。又是山又是水的,再看看自己种的庄稼,吃着安全、绿色,还省下买菜钱,特有成就感。”王建平是个闲不住的人,整天陀螺一样不知疲惫地旋转着。如果不是满抽屉的药,很难想像右眼白内障近乎失明、右膝积液肿痛行走艰难、神经衰弱夜不能寐花甲之年的她,是靠着怎样的爱支撑着这个家。

  “说实话,照顾老人不比照顾孩子,我整天缠在家务里,也有心烦、厌倦的时候。甚至幻想如果有下辈子一定换一种轻松的活法儿——独身,自己过,谁也不管,侍候他们一家老小呢。可想归想,日子该咋过还咋过。再说,咋嫁给人家当媳妇,却不侍候人家老人,在理吗?”王建平看似家常的一番话,令人回味深长、肃然起敬。

  说到将来,王建平的眼睛亮了一下“儿子32岁了,没结婚,在北京发展呢。他说,将来一定给我买个大房子,再娶个懂事孝顺的儿媳妇,让我好好享享晚福。其实,我最大的梦想等徐德庭退休后我俩买辆三轮车,以20迈的时速沿着公路溜达,好好欣赏一下大自然,让身心像风一样,自由畅快地呼吸……”

 

 

相关链接:

 

《温暖的力量》 王春云:一个人的精彩 反哺:久病床前有孝子
     
詹克清:银发老人的别样人生 《根艺老人》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之一
     
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之二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之三 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之四

 
 
 

黑龙江省JBO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JBO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