责任使然 我们要工作
作者:芦凤云    
2012-5-2 7:49:19
 

  在成为劳动者之前,我是单纯的消费者。

  听父母说,我出生的年代与现在相比,物资还是很贫乏的,家里姐妹三人年龄相差小,就像一窝待哺的雏燕,每天都张着充满饥饿的嘴。那时候真的很馋,左邻右舍谁家孩子有个糖果饼干一类的东西,能引诱我一直做他的“粉丝”,目的是蹭点垂涎三尺的嚼货。父亲是家里唯一的工人,每天努力的工作,只想多赚些工资和奖金,来满足孩子们尚待滋补的胃;母亲则是父亲的贤内助,兜里揣着父亲微薄的工资,精打细算,饭桌上虽然少有可口的佳肴,但也足可以让我们营养均衡,吃饱长高。记得那时我最喜欢父亲加班,而且不管加到多晚,我都会等着,每次父亲回来,手里都会拎着一个铝饭盒,饭盒里有我最喜欢吃的包子,是纯肉馅儿的,三个或者五个。我也总会蹦跳的接过饭盒,狼吞虎咽的吃着里面的美食,偶尔抬起眼睛,看到父亲占满灰尘的脸上有一种我读不懂的笑容是那么慈祥。后来我才知道,父亲为了把这些包子留给馋嘴的孩子们,加班的时候是从来不吃晚餐,我问过父亲:“那时不吃饭加班不累吗?”父亲说:“不累,劲头足着呢,设备修好了,生产就正常了,有了效益,就有好的生活。”直到现在我才明白,“我靠企业生存”是父亲作为劳动者心中的信念,企业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大家庭,父亲是通过努力的工作为这个家做着力所能及的奉献,这就是精神食粮的支撑吧。

  离开了校园,我也成为一名劳动者。

  至此,我才真正知道劳动、工作对于我的生活有多么重要。难忘第一次拿到自己的工资——225元,第一次满足了我那么多的梦想,给父母买了他们舍不得买的东西,为自己购置了上班用的不锈钢的饭盒,在当时来说也是够奢侈的。最满足我虚荣心的是,还给了妹妹零花钱,自己有了可以肩负一切、顶天立地的感觉。

  2000年,女儿出生了,厂里却被迫停产,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,手里攥着260块钱的最低生活保障,我的心里一片茫然:不能工作,没有收入,怎能保证孩子的物质需求?我也学会了母亲的精打细算,吃的用的尽量可孩子来,大人只能节俭。捉襟见肘的日子过了一年,我们欣喜迎来冬季开车生产,再次回到工作岗位,我更加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,我们的下一代要靠重新振兴的jbo竞博体育官网茁壮成长起来。

  “企业靠我发展”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和必尽的职责,过去的日子,老辈人用满是老茧的双手为我们夯实秀美家园的地基;现在,我们就应该躬身俯首,用已经练就的钢筋铁骨,为后代建起能够瞻远瞩的擎天大厦。

 
 
 

黑龙江省JBO化肥厂 版权所有
地址:黑龙江省JBO化肥厂 邮编:153103
电话:0454-8197125    E-mail:hhwz2011@163.com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编号:黑ICP备11000194号